热门搜索:

赶着自己心爱的两头羊上山下山花了足足一个小时跑到这块儿来牧羊

时间:2018-12-29 22:10 文章来源:互联网

 但只能靠米浆活命的小妹却不成了,他们能果腹的那些东西,还没长牙的小丫头吃不了。
 
    每天看着吮吸着母亲已经干瘪的**却连一点儿**都吸不出来只能撕心裂肺哭嚎,声音却像小猫一样越来微弱的小妹,母亲抱着小妹无比绝望的眼神,父亲蹲坐在门口痛苦的只捶脑袋的模样,木墩儿心如刀绞。
 
    他花费一整天泡在山溪中捉的那些小鱼熬制的鱼汤不足以让小妹长大,但小黑的奶水可以,只要喝上羊奶,小妹就能像以前那样白白胖胖瞪着圆溜溜的眼睛冲自己咯咯笑。
 
    然后,充满着对未来生活憧憬的木墩儿停下了手中轻轻挥动着却舍不得抽到小黑身上的羊鞭,木呆呆的看着二百米外的山脊上出现的几个人。
 
    身穿着黄色军装,挂着冲锋枪,带着深绿色钢盔,穿着灰不溜秋看不出什么颜色的皮靴。
 
    这些人,究竟是什么人?怎么和自己在村里看见的来收粮食的老总们穿着的蓝色军装不一样?尚还年幼的木墩儿头脑里虽然有日本人的概念,但从未见过日军装束的他,可是不会知道,他现在面对的,就是日本人最精锐的士兵。
 
    木墩儿看见了宫本川和等人。自然,宫本川和五人也看见了木墩儿。
 
    中国牧童和日寇,就在这样的山脊上,狭路相逢。
 
    突然撞见中国人,几名被中国人追的上天无路下地无门的鬼子自然是杀机大盛,不自然的就抬起了枪。哪怕,那个中国人,不过是一名不谙世事的中国孩童。
 
    但对于这几个所谓的精锐来说,不光是队长源义少佐阁下命令过,为隐蔽行踪,但凡是见到中国的山村野夫,尽杀之。更重要的是,他们心头大恨中国人。
 
    中国军人追杀他们倒也罢了,一帮提着锄头拿着柴刀的中国农民竟然也加入到搜山的队伍中。可以说,他们这一路被撵得像野狗一样落荒而逃,那数百中国农民和他们带着的猎狗也居功至伟,没他们的存在,或许他们就能躲在那个沟沟坎坎里躲过中国士兵的搜捕。
 
    毕竟,大山,还是很辽阔的。
 
    但现在,都成了泡影。几里路之外,就是吃了药一样无比亢奋的中国人,无论是军人还是平民,他们,跑得一点儿都不比自己这些受过无数严苛训练的日本高级武士慢。只要再过上一小时甚至更短的时间,他们,就会成为瓮中之鳖,被中国人撕得粉碎。
 
    他们再自信,也没有自信到会认为他们能从近200中国人的枪口下逃生。光看他们意志,就知道,那是一路精兵,属于中国人的精兵。
 
    宫本川和却是笑了。伸手悄悄打了个手势,让同伴们垂下枪口的同时藏起自己的杀意。在他看来,这个中国牧童,就是自己等人唯一的生机。
 
    中国人的追杀,将会在他们遇到这个中国牧童之后戛然而止。虽然这个牧童不能救他们的命。
 
    但是,牧童存在的山村也许可以。
 
    是的,就在这一瞬间,宫本川和就做出一个无比狠辣的决定。既然跑不了,那就不跑了。
 
    不是要和数百近千的中国人一决高下,而是,要用这个牧童所在山村所有的中国百姓为质,以妇孺为盾,护送着他们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
 
    以前,就算有这个想法,他也没办法实现,中国人的山村建的实在是太奇葩了,就算他在地图上看到位置,等他想往哪里跑的时候才发现,中国太行山山脉里的峭壁实在是太多了。八嘎的中国人为什么会把家安在悬崖上,这简直是宫本川和无法理解的。
 
    但现在,牧童的出现首先证明着有个地图上并没有标注的山村就在附近,更重要的是,他还可以让这个小男孩儿领路。
 
    “小孩儿,我们是东北军第七军麾下,奉命到此侦察地形,兄弟们走了一天山路口渴坏了,能不能到你家讨杯水喝?”宫本川和独自走到尚自发呆显得有些傻乎乎流着清鼻涕的木墩儿身前,用一口标准的中国北方口音说道。
 
    既然敢潜伏入数万大军云集的中国防区,源义宏钢所率领的特攻小队自然有他们安身立命的本领。除了强悍的单兵素养,这中国话也说得极溜,如果换上中国军服,除了个头稍矮,他们就和普通东北军没什么两样。甚至,他们的背囊里,每人都备着一套中国军服,只不过这9个小时逃命,他们甚至被追得都没有换装时间。
 
    说实话,他们也没觉得换上中国人的服装就能起什么作用,实在是,中国士兵都穷得很,挂着一根粮袋就上了战场。他们背的大背囊太暴露身份了,而关键是,他们根本没时间销毁藏起背囊。
 
    宫本川和没想到,丰厚的物资保障竟然有一天也会成为致命的原因。至少,他们无法像中国人那样捧着一捧炒米就着山泉水就能满足一天的营养需要。他们的背囊里除了肉干和罐头,还有能在夜晚抵御山风保持体温的毛毯。
 
    木墩儿继续发呆。因为,他从未见过如此和蔼的老总。
 
    那些来村子里征集粮食的老总们都是凶神恶煞一般,他还记得父母跪在地上苦苦哀求那个提走家里最后一袋米的老总留下两碗白米以供小妹熬米汤活命但依旧被拒绝的绝望,虽然他还是丢下了几枚铜角子。
 
    但,那又有什么用?方圆上百里的粮食早已被征集完,这些铜角子能买到粮食吗?
 
    说实话,在木墩儿小小的心中,恨那些差点儿害死小妹的老总更甚于父母大叔大妈口中所说的日本人。他们要来打日本人,却快害死了自己可怜的小妹,这是木墩儿不能接受的。
 
    可这位老总,笑得让人好温暖。
 
    尤其是当他掏出一个花花绿绿的东西,还专门教他剥开糖衣,放进嘴里的时候。
 
    甜。。。。。。透心的甜,远比山间熟透的野果还要甜。
 
    太好吃了,贪婪的用舌尖轻轻舔着奶糖的木墩儿脸上露出一丝久违的幸福。
 
    宫本川和也笑眯眯地看着衣衫破烂的中国牧童在贪婪的舔了几口奶糖之后,小心翼翼地将奶糖重新裹着藏进了自己的口袋。
 
    “小孩儿,为什么不吃了?”宫本川和问道。
 
    “老总,我想留给我小妹吃,可以吗?她才几个月,还没吃过呢?”木墩儿怯生生的回答。
 
    “好,好极了。”宫本川和的脸上也涌现出一丝幸福。
 
    几个月的中国小孩儿,正好放在胸前挡子弹。中国人,有种,就用刺刀戳透你们中国婴孩儿的身躯在刺入帝国勇士的心脏吧!
 
    。。。。。。。。。
 
    PS:今天是77事变81周年,所有参与过伟大卫国战争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中华民族矢志不忘。咳咳,至于加更,你们懂得,风月正在努力存稿,一周后。。。。。。童靴们,为了这个纪念日,投票吧!你们,真的要相信我,反正我是信了。
 
 第992章 忍者“神龟”
 
    木墩儿本姓赵,他所在的村庄名叫赵家村,距离这片山脊也的确并不远,也就三里地。
 
    不过,
    就连木墩儿这样的七八岁的孩童,也是因为这处山脊的草更丰美,赶着自己心爱的两头羊上山下山花了足足一个小时跑到这块儿来牧羊。
 
    一路上,宫本川和对这个傻乎乎的中国小孩儿简直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不过几颗奶糖,他就套出了关于即将抵达的中国小山村所有的情报。
 
    赵家村很小,统共不过十几户人家数十口人,老人小孩儿占据其中一大半,青壮年男子要么是被征做民夫给中国军队修建工事,要么,是出门上山打猎给一家老小弄口粮。
 
    可以说,这样的防护力量对于下了山脊进入这个半山腰坡地并利用残余玉米杆挡住自己身形的宫本川和五人来说实在是再有利不过,他们甚至不用费劲,就可以用那些妇孺做为自己的挡箭牌。
 
    宫本川和甚至敢保证,那些懦弱的中国军人不敢开枪。就像他们在东北一样,为了搜捕敢于和帝国皇军作对的支那死硬分子,将那个敢于提供给他们物资的山村里的支那人全部绑起来,就在山下一个个的杀,每隔二十分钟杀一个,等杀到第十个,一个中国婴儿的心脏被挑出来被有些变态的黑川雄一一口吞下的时候,藏在山上的支那反抗军终于忍不住了。
 
    他们疯狂的冲向小山村,拼命的开枪,企图用自己的性命救下他们的同族。可惜,愚蠢的中国人并不知道,他们的面前有最少四挺机枪在等着他们。
 
    虽然,宫本川和亲眼看着不过二十人的支那反抗军在四挺轻机枪喷吐出的火舌中颤抖着却依旧固执的向前冲锋并倒下甚至向前痛苦艰难的爬行并没有感觉太大的快感,但,他完成了军令。
 
    经受过最严苛武道训练的日本忍者终究还是没有亲手像已经死在凌晨中国人阵地前的黑川少尉一样用机枪将剩下的几十个村民送入死亡的深渊,但,能将自己的罪恶就这样埋葬,或许能让所谓的愧疚再少一点点吧!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