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行人直来直去不懂掩饰的小脾气一扭头丢了一句晋东当地土话

时间:2018-12-29 22:12 文章来源:互联网

而现在,他又需要这些低贱的支那村民们了,不是为了击杀更多低贱却不甘屈服的支那人,而是,要用他们逼迫着支那军人不敢开枪来保住自己。这多少有点儿让小贵族出身的宫本川和少尉感觉有些羞愧。
 
    那,能埋葬自己羞愧的,唯有死亡。那些被利用完毕的低贱支那人全部死亡。
 
    宫本川和看着赶着他心爱的两头黑羊在前方领路的木墩儿,眼里闪过一丝杀机。这个中国小男孩儿更不能留。
 
    该死的,这个脏乎乎外加傻乎乎的中国男孩儿竟然在一刻钟之前和尊贵的帝国贵族一起小解,为了配合这个中国顽童,他竟然还要在悬崖上看谁尿得更远。更过分的是,他竟然输了。
 
    中国小男孩儿显然深谙此道,雪亮的尿柱随着风势尿出老远,可他,却因为羞耻稍稍憋了那么一会儿才尿出,山风忽然转向,猝不及防之下,尿液脏了裤子鞋子不说,甚至还打湿了手。
 
    在肮脏的可恶的中国小男孩儿愉快的笑声中,他这位帝国贵族不得不恶心的用树叶擦干自己的手后,还不得不用了同伴已经算是空荡荡水壶里最后的几口宝贵的水稍稍清洗了一下手。
 
    只要出了这片该死的中国大山,他第一个,就要把侮辱帝国贵族的小男孩儿给用刀劈杀。
 
    “叔,大黑小黑没吃饱,让它们再吃点儿青草吧!”木墩儿抬眼看看坡地远处的一陇草地,回过头来有些木讷的对眼中敛去凶光的宫本川和说道。
 
    “小孩儿,那有那么多事儿,让你的羊去吃草,你带我们去村里。”一名有些不耐烦的日军声色俱厉的吼起来。
 
    身体的疲惫以及马上就要脱水的症状,更重要是身后数百追兵的焦虑,已经让这个受过严格训练的日军有些失控。
 
    他现在只想喝到清澈的清水,然后,用宫本少尉的想法,用中国人做盾保护自己的安全,再然后,离开这个该死的支那大山。他已经快在中国的山里跑死了。
 
    支那东北的山,也要比这里好得多,至少不用这样频繁上下那般麻烦。
 
    木墩儿的小脸顿时变得苍白,眼中亦有泪花闪动。
 
    显然,七八岁的小男孩儿还不适应刚刚还和蔼有加的老总大叔为何会突然变得如此凶,连两头羊儿去吃草都不行。
 
    “住口。”宫本川和愤怒的瞪了属下一眼。转过头脸上堆起笑容再此拿出两颗奶糖塞进木墩儿脏兮兮的小手里。“木墩儿乖,崩理这位坏脾气大叔,你看大叔们还有军务在身不能耽搁太久,你让你的羊自己去吃草,你先带我们进村,然后你再来带它们回家可好?”
 
    别说,宫本川和的一口北方话很地道。
 
    “哼!二不楞蹭蹭的。”木墩儿倒是有点儿太行人直来直去不懂掩饰的小脾气,一扭头丢了一句晋东当地土话。
 
    虽然不是听得太懂,但这个“楞”字几个日军还是能听得懂的。差点儿没集体气破肚皮,脸色集体发绿。
 
    几个在中华大地上杀人如麻的大日本帝国皇军精锐,竟然被一个傻乎乎的中国男孩儿骂得还不了口。
 
    八嘎的,天照大神何在。
 
    “我忍”宫本川和默念着训练场上出现最多的忍字,表现得特别像一个忍者。
 
    所谓的忍者神龟,估计就是这样出现的吧!
 
    没错,二不愣,在晋东,就是傻的意思。
 
    木墩儿这样说他们,一点儿都没说错。
 
    因为,当木墩儿赶着他心爱的羊儿去一百米外的青草地过后,他们集体觉得自己真是八嘎的傻到家了。
 
    中国有句俗话叫“三十年老娘倒崩一下,妥妥的有种眩晕感。
 
    他敢肯定,这是个从未出过山村的小孩儿,他绝对不会分辨帝国皇军军装和中国军装的区别。而他刚才,一口中国北方口音说得让自己都觉得是中国北方人,绝对不会露出什么破绽。
 
    而那些军供奶糖就算有花花绿绿日文字符,他也不相信连中国字明显都不会写的中国小男儿会强大到认识日本字。
 
    他,怎么会知道自己是日本人的?
 
    “小弟弟,别开玩笑,我们怎么会是日本小鬼子,我们是东北军,冯将军的属下。”宫本川和还依旧努力的保持着自己的笑,高声回答道。
 
    其实,他的脚步已经开始在向木墩儿移动。
 
    虽然不想相信,但日军少尉依旧不得不痛苦的承认,中国小孩儿还是发现了他们的身份,虽然他到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露出了马脚。
 
    不过,狡猾的中国男孩儿觉得离开这一百多米就安全了,那就实在太幼稚了,这上百米的距离,他只要发力,不用十来秒就可以将他抓住,哪怕他不敢用枪。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